嘉善现存的两个宣卷班探析

发布日期:2014-10-18         信息来源:嘉善文化馆          作者:王永强

【内容摘要】:宣卷是一门古老的说唱艺术,笔者对嘉善宣卷的历史和嘉善现存的两个宣卷班进行调研后,就传统宣卷艺术如何争取现代观众市场,并在艺术传承、区域合作、新曲创作等方面对宣卷艺术传承和发展作出一些探索性分析。。

【关键词】:嘉善宣卷  宣卷班  传承  探析


一、嘉善“宣卷”概述

  “宣卷”即宣讲宝卷之谓,它是始于唐宋,盛于明清的一种民间通俗文艺,是清代中期三大说唱形式之一的韵散相兼体说唱艺术,在长期演唱活动中逐步吸收地方方言和曲调,从最初的木鱼宣卷发展为丝弦宣卷。

  上世纪三十年代,宣卷从江苏吴江传入嘉善县的西塘、陶庄一带的乡村,乡民在岁时节令,或在举办庙会、庆丰年、造屋、婚丧等礼仪祭祀时常请民间宣卷班来演唱。

  丝弦宣卷曲调在木鱼宣卷的经调上揉合进苏滩、越剧、锡剧等戏曲曲调和地方小调,音乐旋律简洁自由,具有浓郁的地方色彩,宣卷说唱的语言,通俗易懂,诙谐幽黙,其内容除演唱以古典戏剧改编的长篇“正书”外,还经常演唱反映本乡世俗风情的短篇“新闻传说”,故尔宣卷这一古老的说唱艺术能得以在民间长期流传,成为浙北汾湖沿岸数拾万乡民喜爱的一种曲艺艺术。

  解放初期,嘉善境内的宣卷演唱以班社的形式进行,主要有大舜乡的蒋福根班、高仲楹班、张志和班以及陶庄镇的吴林生班。每班演唱者两人,分为上、下联,上联敲响木,下联敲响铃,丝弦伴奏乐队有4—5人组成。此后,宣卷演唱打着农村业余剧团,文艺宣传队的牌子进行活动。

(参考《嘉善县文化艺术志》1992年油印本。)


二、嘉善县现存的两个宣卷班

  2000年以后,嘉善县内仍在从事宣卷演唱的有陶庄镇沈王荣宣卷班、西塘镇袁云甫宣卷班,从业者约有10人。

1、沈王荣宣卷班(陶庄宣卷)

  沈王荣,男,生于1946年,嘉善陶庄镇丁家村人,高小文化。15岁时跟随江苏吴江县徐小龙学唱宣卷,二年后又到大舜乡袁云甫宣卷演唱班,学会了宣卷新篇《智取威虎山》。1976年后,沈王荣又拜江苏吴江县闵倍传先生为师,从师三年,学会了演唱传统长篇《半夜夫妻》、《白马驮水》、《水泼大红袍》等宣卷经典书目。

  1979年,沈王荣收集民间素材编唱宣卷《螳螂讨新娘》参加嘉兴地区“南湖之春”文艺汇演,宣卷以拟人化的艺术手法,诙谐的乡土语言,活灵活现地描绘了世间百态,演唱受到了行家的赞誉。

  沈王荣演唱宣卷在技艺上的长进,除了他喜爱和钻研之外,还有一个重要因素是他不断尝试宣卷文本创作。几十年来,他不但演唱长篇传统书目,而且还写了《家有喜事》、《特别嫁妆》、《今天又是31日》等30多个短篇宣卷,这些书目,有为文化部门参加上级文艺调演的节目,有为配合中心宣传党的方针政策的节目,而大量的则是反映当地农民新生活、新风貌的节目。

  沈王荣家的主业是种植四亩水稻,一年没有多少经济收入,1996年,他和本村的四个老弟兄成立“陶庄丁家村婚丧喜庆服务队”。自筹资金,购得小号、萨克斯管、大军鼓等铜管乐器,继而又组建民乐队,他们在从事乡间婚丧喜庆服务的同时,到处为乡民演唱宣卷。“婚丧喜庆服务队”在便民惠民的同时,使民间艺人的生活有了一点经济来源,也促使宣卷这门古老的民间艺术得到了传承。

  2000年,他获得省文化厅公布的第二批省民间艺术家称号,此后又获得嘉兴市首批民间艺术家称号。 2008年7月27日他在嘉兴中山影城唱宣卷宣传计生政策,《南湖晚报》记者于报道中写道:“一曲宣卷唱计生,诙谐幽默的方言,抑扬顿挫的曲调,真是入眼入耳又入心。”沈王荣的宣卷演唱给众多嘉兴市民留下了美好印象,获得了“嘉善赵本山”的美誉。


2、袁云甫宣卷班(西塘宣卷)

  袁云甫,男,生于1941年,嘉善西塘镇鸦鹊村人。1958年,17岁的袁云甫从农业中学毕业后,因喜欢宣卷,师从本村“三星社”宣卷班班主高仲楹学唱宣卷,并在演唱中担当高的“下联”,做了四、五年的“下联”后,开始做“上联”,学会了演唱长篇传统宣卷《何文秀》、《双金花》、《珍珠塔》等二十多部书目。

  1968年,担任村俱乐部主任的袁云甫组织了一支“革命故事说唱小分队”,他先根据长篇小说《林海雪原》中的有关章节,创作了演唱时间长达六个小时的宣卷《智取威虎山》,后又改编、演唱长篇宣卷《红色交通员》,袁云甫绘声绘色的宣卷演唱吸引了附近村很多的听众,后来,江苏吴江那边的农村干部也向他发来演出邀请。此后一段时间他停演宣卷,到外地一家企业当会计谋生。

  2008年,袁云甫退休回到嘉善,西塘镇文化站马上邀他到古镇旅游景点为游客作传统宣卷表演。于是,七十高龄的他重操旧业,自费购置演出用的唐装,添置音响,组建起宣卷演唱班子,他精心准备了多部长篇传统宣卷,定期在每个周末下午和节假日在景点演出,宣卷说唱很快成了西塘古镇上一道独特的人文风景,宣卷这门古老艺术,随着西塘旅游业的升温,已被海内外越来越多的游客所知道。袁云甫个人也于2010年获得嘉兴市第一批非物质文化遗产(嘉善宣卷)代表性传承人称号 。他感叹说:“真的没有想到,我现在年纪大了,由于唱宣卷,反倒越来越吃香了。”


3、宣卷传承面临的困境

  以上两个宣卷班能坚持长年在乡镇演唱宣卷已属不易,但说到传承,他们都感到很困难,其面临的困境主要表现在以下三个方面:

1、目前演唱的宣卷大都为短篇,故事性不强,而长篇书目以往都为“宣卷先生”自己创作,而目前少有好的“宣卷先生”,也就难有精品力作,缺乏新人新作至使宣卷艺术对观众的吸引力日益弱化。

2、观众面狭窄,现有观众市场主要在农村,对象为中老年农民。而青年人对宣卷兴趣不高,其原因是宣卷说唱节奏太慢,不够时尚,伴奏乐器简陋,而且音乐单调。

3、嘉善宣卷老艺人大都已故,沈王荣、袁云甫也是70岁上下的老人了,青年人不愿学艺,其原因一是唱宣卷地位低、挣不了几个钱;二是学唱宣卷得有表演天赋,不但要嗓音好,记忆力强,还要会唱、会说、会噱。而符合条件又能吃苦学艺的徒弟很难找到。

三、对宣卷传承和发展的思考

1、民间艺术的传承有赖于政府的倡导、扶持,更重要的是民间艺人要寻求自立的舞台。

  民间艺术要生存,首先艺人自身能生存,即艺人生活要有稳定的经济来源。目前,政府文化主管部门对宏扬民族文化、传承民间艺术日趋重视,政府还出台了对民间艺术家在年高时给予生活补助的政策,同时为民间艺人的艺术展示搭建平台,还给了民间艺人诸多的荣誉和表彰。但从整个民间艺人群体看,能一直从事该项艺术活动,并以此作为谋生手段的尚属凤毛麟角。对民间艺人传承民间艺术不是靠“养”,而是要“放”,让老虎归野山林自行觅食才是长存之道。我们应该创造一些条件让民间艺人能凭借自己的本领自立,从而能过上比较体面的生活,而争取到观众是艺人能够自立自强的必要条件。像沈王荣这样喜爱宣卷又善于从他本人的艺术项档出发,选择一个横向较为接近的服务项目作为谋生手段,这应该是一个促进民间艺术传承与发展的较好办法。此种做法,应当加以鼓励与倡导,民间艺人的自爱、自立、自强能促进其从事的该项艺术长期生存和发展,同时也为民间艺术发展开辟更大的空间。


2、宣卷艺术传承应该打破地域界限,共同培育,使之发展壮大。

  民间艺术之传承,在历史上都是由民间艺人口口相传或手手相授得以世代相传,没有地域界限之分,尽管在传承过程中名称有变,但实质未变。例“平湖钹子书”传到与平湖相邻的嘉善大通、惠民一带,就又称之为“惠民农民书”;嘉善田歌手出嫁到与之相邻的江苏芦墟,所唱田歌又被称之为“芦墟山歌”;嘉善宣卷也不是嘉善本土特产,那是上世纪三十年代从江苏吴江一带由宣卷说唱艺人传入与之相邻的嘉善陶庄、西塘一带的乡村。沈王荣、袁云甫都曾师从江苏吴江的宣卷先生。

  据此,笔者认为:民间艺术同宗同根,不应有地域界限,门户之见。在大力倡导保护“非遗”的今天,民间艺术分布毗邻县、市的文化部门,对本埠的民间艺术不要急急“抢宝掠美”、或者“唯我独尊”,而是应该对民间艺术的传承路径作出客观的估量,对其传承发展策略与毗邻县、市达成基本一致的意向,从而形成合力,联手加以抢救保护、互补互动、共商发展大计,并经常性地开展调查研讨、交流演出等活动。以多方面的力量,共同培育民间艺术资源,使之逐步发展壮大。上海青浦、江苏吴江、浙江嘉善三地每两年要举办一次“长三角”民间文艺交流演出和研讨会,嘉善田歌和宣卷也参加了演出,三地联手展示、传承民间艺术,这种做法值得倡导。

3、民间艺术传承必须加大展示与培养传人的力度

  一个地方旅游业的发达离不开当地民间艺术的繁荣,在旅游景点进行民间艺术展示,能提高旅游地“知名度”,能为旅游部门争取到更多的客源,而该项民间艺术通过不断的展示,可以日益增强它在民众中的影响力和美誉度,从而有更多的人来学习和传承该项民间艺术。西塘古镇推出在旅游景点进行宣卷演出,此不失为良策。

  文化部门要鼓励青年人从师学艺,让青年人也感到传承宣卷这门艺术很光荣也很有成就感。对此文化部门应该多组织开办一些民间艺术培训班,请民间艺人演示传唱,如发现好的苗子,鼓励他们拜师学艺,同时新闻媒体也应加强对民间艺人和民间艺术的宣传报道力度,以此提升民间艺术在本地区的感召力,只有让更多的年轻人喜欢民间艺术,学习民间艺术,民间艺术的根脉才不至于断裂。

4、曲艺家要与民间艺人形成合力,逐步提高宣卷艺术审美价值

  新时期民间艺术的展演不能老是“原生态”,“土得掉渣”。要顺应时代发展,注入现代元素,适当进行包装,不断提高其艺术品位。

  就宣卷而论,在文本创作上有今、古与长、短篇之分,要提倡曲艺专业作者和民间艺人进行合作,以求创新。即要鼓励长篇宣卷的创作,又要多创作短篇宣卷,一个开篇一般在十分钟左右唱完,反映生活便捷,群众喜闻乐见。对此,在内容方面应提倡创作反映新农村、新风貌、新风俗的短篇宣卷新作,文化部门要鼓励他们出新品佳作,评奖时要把民间艺术作为重点艺术形式给予表彰。在作品形式方面可以借鉴我省绍兴莲花落、平湖钹子书的创作技巧,讲求新、奇、巧;谋篇布局多设置一些悬念和包袱,力求作品从大俗中透雅致,提高宣卷的艺术含量。

  其次是音乐。目前,嘉善宣卷演唱曲调尚欠丰富,伴奏也显粗糙,音乐方面可以在突出主旋律的基础上增加一些开场曲、小过门,以烘托演唱气氛,乐队设置要增强弹拨乐和低音。

  再次是演唱形式,长篇宣卷当以座唱为主,可以向苏州评弹学习,采用男女双档对唱形式。短篇宣卷一人至多人表演均可,目前设附唱者在台上显得呆板,应加以适当变动。宣卷表演要运用好传统的小道具,即折扇、手帕、醒木及手持的响铃和木鱼,加强舞台动作。附唱者可以由乐队兼任,以求宣卷表演更加生动活泼。

  总之,宣卷演唱只有多出新人新书,做到好看好听,才能争取到更多的观众和听众,只有争取到观众,才有广阔的市场。古老的民间艺术只有与时俱进,改革创新,才是生存发展希望之所在。

      此文获2011年省文化厅第二届曲艺发展论坛一等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