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农村俱乐部到文化活动中心 ——嘉善县东顺村群众文化建设六十年发展调查报告

发布日期:2014-10-18         信息来源:嘉善文化馆          作者:梅春燕 凌琴珠 王永强

  基层群众文化机构及其设施是人民群众参与文化活动的阵地。人民大众不仅是艺术的欣赏者,还应当是文化艺术的参与者和创造者。在我国,五十年代农村就开始建立俱乐部,开创一代群文活动新风。而今六十多年过去了,农村俱乐部这一名称已经演化为文化活动中心。纵观半个多世纪的发展演变,从中总结经验、探索未来,这是一项很有裨益的工作。最近,笔者到嘉善县天凝镇东顺村进行实地调研,撰此报告供同仁参考。

一、农村基层群众文化组织历史演化简述

1.解放初至文革前农村业余剧团、俱乐部

  解放初,嘉善县农村群众文化的开局是从办业余剧团为起始,农民庆祝翻身解放,纷纷组织农村业余剧团,他们以高涨的热情改编或自编自演各种文艺节目,反映新生活、歌颂共产党,并配合党的中心工作进行宣传演出。全县农村剧团达132个。1952年春,全县举行了农村剧团会演,有16个农村剧团参加。业余剧团演出成为当时农村最吸引人的文娱活动。那时的东顺村也成立了东褚村农村剧团,演出越剧小戏《土地回老家》、山歌剧《五姑娘》等。

  1954年10月,随着合作化运动的发展,农村开始建立俱乐部,业余剧团的骨干成为农村俱乐部活动的主要力量。1955年,中共嘉善县委宣传部转发了文化馆在天凝乡“总结建新农业俱乐部的读报工作”,推广根据农民的文化水平“改读报为讲报和讲报前加演文艺节目”的好经验。1956年,全县有农村俱乐部222个,至1965年达329个。①


2.文革十年的文艺宣传队、俱乐部

  文革前期,农村俱乐部被当作修正主义的东西来批判,全县农村俱乐部被迫停止活动,代之而起的是毛泽东思想文艺宣传队。1972年,嘉善县文化馆在天凝公社东顺大队搞点,以期恢复农村俱乐部。1972年9月在天凝公社召开县农村业余文化工作会议,省文化局钱法成同志参加会议,86名代表参观了东顺大队俱乐部,听取了东顺、南乔大队的经验介绍。会议提出学习东顺坚持业余,开展小型多样文化活动,反对贪大求洋,学习南乔开展讲故事活动,以上两个俱乐部的经验,受到省文化局的肯定和推广。①

  东顺大队俱乐部活动的主要骨干为近30名共青团员、青年积极分子。他们白天在田间劳作,晚上到大队部的七间头(蚕室)开展活动。成立了文宣队,讲故事、黑板报、幻灯、图书等11个活动小组。当时的宣传队还创作、演出了越剧小戏《春潮》、相声《三上龙桥》等文艺节目,参加县、地区文艺调演并获奖。


3.改革开放以来东顺村文化活动中心

  20世纪80年代始,随着农村实行分田到户的生产责任制,原俱乐部骨干和青年大都外出搞副业,俱乐部名存实亡。

东顺村原有15个生产队,进入新世纪,红旗塘南3个生产队由于新镇发展,土地全部被征用,村民成为失地农民,身份由农民向市民转化,逐步融入新镇社区生活。东顺村现有人口1882人,60岁以上有462人,占25%,青壮年大多外出创业,导致村里留守老人所占比例增加。

  为了满足老年人求知、求乐、求健康的普遍需求,东顺村在2004年办起老年大学,并开始规划建设东顺文化活动中心。八年来,东顺老年大学学员人数增至180人,老年文体活动从未间断。通过这些年的实践,东顺村的领导和群众认识到,单靠老年大学这种形式已不能满足群众对文化生活的需求。群众迫切需要建立适应对象多层次、有不同活动形式的文化阵地,于是东顺村文化活动中心应运而生。

  目前位于红旗塘北侧的东顺村文化活动中心于2010年9月开工建设,2011年5月8日落成并正式投入使用,累计投入资金180多万元。中心为开放式园林结构,占地面积13亩,建筑面积700平方米,内设有排练室、电视录像室、卡拉OK演唱室、图书阅览室、乒乓球室(健身室)、棋牌室。室外还建有灯光球场,健身路径配备32种健身器材。阅览室有各类图书3200多册,并配备科技知识碟片;卡拉OK演唱室配置了室内外音响扩音系统,可容纳150人进场唱卡拉OK。中心完善的活动设施和宽敞优美的环境吸引着周边群众前来参加活动。

  东顺文化活动中心的管理人员多为原大队俱乐部的骨干,多是年届六、七十岁的老人,例如:俞志新(原东顺大队俱乐部主任),徐建新(原副主任)钱新康(原文宣队员)、。目前,文化活动中心挂青年俱乐部和老年俱乐部两块牌子,建立了9支文体表演队伍,共130人组成,参加人员以中老年为主,小为10岁,大至70岁。这9支队伍分别为:歌咏队、女子舞龙队、男子舞龙队、腰鼓队、排舞队、健身队(单球、双球、柔力球)、少年文体表演队、老年文体表演队、青年文体表演队。

  文化活动中心建立相应的管理制度,每天开放,至晚上八时结束。中心开展文体活动各司其职,总策划是村书记、村长,导演是俞志新,舞台监督钱新康,音响后勤徐建新,表演辅导唐春艳。由于东顺村文化活动中心距天凝镇不到一公里,此处开展活动即吸引了天凝镇社区居民及东方红村、凝南村等周边的群众前来观看和参加活动,一般晚上有百来人,多则有200—300人不等,全年参加活动约有50000人次。

  2012年5月9日,文化活动中心启用“东顺大舞台”举办东顺村文化活动中心成立周年庆暨第三届文艺汇演,有2000多村民前来观看。“东顺大舞台”为固定式水泥建筑,舞台宽18米,深12米,上有顶棚覆盖,风雨无碍,棚顶安装9个大功率照明灯,并配置大功率音响设备,台口安装电动式大幕,台侧装肩幕,台后有天幕,这种乡村舞台的固定设施配备为目前嘉善农村首创。

二、俱乐部与文化活动中心差异分析:

1.关于参与文化活动的对象

  农村俱乐部时期群众文化的主要参与者多为20岁左右的青年农民,当时东顺村俱乐部的文艺骨干仅为30人左右。而现在东顺村文化活动中心的参与人员则以中老年为主,文体活动骨干有130人之多,文体骨干占全村总人数的11%。从以上数字来分析:一是参加文化活动的群众多了,东顺村文化活动中心每晚都有百人以上参加活动;二是文化活动中心的参与者以中老年为主,文化活动略显朝气不足,少有节目出彩,目前演出的文艺节目以自娱自乐为主,难于上电视台出镜,难于到县、市参赛;三是参与对象阴盛阳衰,女的众多,男的稀少,女的在台上表演,男的则在台下当观众。


2. 关于群众文化活动的内容与形式

  农村俱乐部时期文化活动主要以文艺宣传队为主,同时办起土广播早晚进行口头宣传,办起黑板报发布国家大事和气象消息,还开展读报、连环画图书流通、放幻灯、讲故事等,文化活动承载着政治宣传任务,标语口号式的内容比较多,艺术感染力不强。

  现在农村文化活动内容渐趋文体结合,呈现多样化格局,有较为时尚的卡拉OK演唱、数字多媒体影视欣赏等,群众在享受现代科技带来成果的同时,千百年积淀下来的民俗文化样式如舞龙、腰鼓、田歌演唱、宣卷说唱等都得以传承和展示,群众文化的样式更加精彩纷呈。


3. 关于参与文化活动的功利性

  农村俱乐部时期,开展群众文化活动的功利性反应在两个方面:一是从领导层面上来看,文化活动配合中心,宣传党的方针、政策,开展群众文化活动是政治宣传的需要;二是从参与者自身来讲,年青人要求进步,是入党入团提干或恋爱交友的需要。

  而现在文化活动中心开展活动,从领导层面来看是引导群众摒弃迷信、赌博等各种陋习,创建和谐社区、建设幸福家园的需要;从参与者自身来讲,目的是求知求乐、强健体魄、老有所乐、愉悦身心。

三、从俱乐部到文化活动中心引发的若干思考:

1.群众文化群众办,让功利回归本真

  参与东顺村文化活动中心管理的俞志新放弃做了10多年的保险业务;钱新康经常丢开农机修理工作为中心义务服务;徐建新在文化活动中心搭床铺常驻,还有好多文体团队成员不计报酬参与排练演出。他们不求名逐利,乐于奉献,在他们身上焕发的文化热情,应该引起党和政府对群众文化的高度重视,唤起社会对群众文化重要性的再认识,正如党的十七届六中全会《关于深化文化体制改革、推动社会主义文化大发展大繁荣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所指出的:文化发展要坚持以人为本,贴近实际、贴近生活、贴近群众,发挥人民在文化建设中的主体作用,坚持文化发展为了人民、文化发展依靠人民、文化发展成果由人民共享,促进人的全面发展。

  建立公共文化服务体系是政府在职能转换和文化体制改革中浮出的一个新目标,整个社会还在起步阶段,农村尤其薄弱。东顺村能做到这一步实属了不起。但是,农村的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如何有效地构建?这是值得探索的一个问题。构建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实现和保障农民群众的基本文化权益,政府文化主管部门必须逐步理顺农村文化工作体制机制,使文化资源得到有效利用。

  群众文化没有必要承担过多的政治说教,文艺的教化作用是在潜移默化中影响一代人的。当然,我们提倡的是科学、健康、积极向上、倡导精神文明的群众文化活动。当前,嘉善县倡导颇具地方特色、有着深厚文化底蕴的“善文化”,引领道德建设,值得推崇。

  目前农村留守的中老年人是文化活动的主要参与者,这是客观事实,年轻人忙于生计较少参加文化活动,这就需要我们引入各种时尚的群文活动形式,譬如卡拉OK、街舞等,以期吸引更多青年人参与到群文活动中来。

  村文化活动中心还肩负着保护与传承当地优秀民间民俗文化遗产的重要功能,要加强对当地传统文化的整理与再创造,让我们的传统文化焕发光彩。东顺村的文艺骨干已在考虑如何传承花蓝灶工艺、开展讲故事等传统文化活动。

  群众文化活动要符合群众的意愿,群众喜欢什么就开展什么活动,让群众能得到真正的实惠,群众文化只有获得民众广泛认同,才能保持旺盛的生命力。我们要在群众的普遍参与下,努力去创新活动形式,创作新的文艺作品,真正做到百花齐放、百家争鸣。


2.政府财政给力,全民共享文化福利

  目前基层文化队伍、文化设施的规模、档次与改革开放前相比已经有了显著提升,举办群众文化活动需要投入经费,置办文化设施及后期维护管理也需要经费投入,这单靠基层单位自己解决已存在很大的困难。在目前社会经济得到极大发展的同时,应当让广大民众享受到改革开放经济发展带来的成果,实现全民共享文化福利,这就需要各级财政加大对文化建设投入的力度。嘉善县从基层到县级政府都认识到了群众文化的重要性,并付诸于行动。

  东顺村累计投资180多万建成村文化活动中心,村党总支书记于兴华表示:“只要能给老百姓带来实惠,该花的钱村里还是要花的。”

  嘉善县罗星街道去年投入文化经费74万余元,实现人均活动支出16.4元,同比增长80%。

  近年来,嘉善县财政新增财力三分之二以上投向民生工程,其中一般预算文体支出年均增幅在30%以上。县财政已连续5年每年在保障经常性文化投入的基础上,再另行安排300万元,用于基层文体阵地建设和基层文化达标考核的奖励。到目前为止,该县财政已累计拿出1800万元,用于全县各镇文化设施建设的补助和奖励。嘉善县财政局局长沈建伟表示,“要充分发挥财政‘四两拨千斤’作用,不但要‘送文化’,更要‘种文化’!”②

  政府财政资金用于文化事业建设,真正体现了群众文化的公益性和普惠性,改革开放经济发展的成果理应让全民共享,这就充分体现了社会主义制度的优越性。但是群众文化活动经费面多量大,单靠政府一家投入是远远不够的,还需要广大的社会资金投入。

  在构建公共文化服务体系时应当同时鼓励民营文化设施的介入——这是创新农村文化建设机制。必须“坚持以政府为主导,以乡镇为依托,以村为重点,以农户为对象,发展县、乡镇、村文化设施和文化活动场所,构建农村公共文化服务网络。”县、镇文化机构要面向农村,面向基层,明确服务规范,改进服务方式,开展流动文化服务,扶持奖励民办文化。通过民办公助、政策扶持,鼓励农民自办文化,开展各种面向农村、面向农民的文化经营活动,使农民群众成为农村文化建设的主体。


3.文化部门积极引导,群众文化蓬勃发展

  县级文化馆、乡镇综合文化站是政府设立的公益性文化事业单位,是开展公共文化服务的重要场所,是保障人民群众基本文化权益的重要阵地。推动文化馆、站免费开放是提升公共文化服务水平的一项重要举措,是实现和保障群众基本文化权益的积极行动。因此群众文化活动的蓬勃发展离不开文化馆、站的积极引导和精心组织。嘉善县老群文工作者、全国群文学会会员何焕同志指出:“抓农村俱乐部(文化活动中心)是群众文化的敲门砖;而文化馆则是全县群众文化的组织者和辅导员。”③文化馆、站在群众文化中的引领,指导作用亟待加强。

  其实,与任何需要人才的部门一样,农村文化建设与活动都需要人才。某种意义上,农村文化建设与活动的人才是左右文化活动成败的一个重要方面。如果说现在农村缺文化,还不如说农村更缺文化人才。负有培训、辅导文化人才职能的各地文化馆、站,近年来,对农村文化人才培训的缺少,这是导致农村文化人才缺失的一个重要因素,不能不应该引起高度重视!特别在新农村建设中,积极培养农民文化骨干,充分发挥民间艺人、文化能人在活跃农村文化生活、传承发展民族民间文化方面的作用,巩固农村文化建设的群众基础,显得既迫切又必要。

     镇文化站要协助村文化活动中心开展活动,要经常下村,关心村里的文化工作,要组织村与村之间开展文化活动的交流。要扎扎实实地开展文化工作,不能为应付上级需要而临事凑合,让村文艺骨干疲于应付。

  县文化馆是全县群文工作的龙头,辅导培训基层文艺骨干是文化馆的一项重要工作。文化馆要多开办文艺创作培训班、文艺辅导员培训班,培养更多的基层文艺骨干,使之成为业余作者、业余辅导小老师。文化馆的业务人员要多下社区、农村,与基层文艺骨干开展面对面的交流和辅导。全县每年要举办面向基层(农村)的文艺汇演,通过评奖,对基层的文艺新作和文艺骨干进行精神和物质上的奖励。

  相信有各级政府的支持和投入,有逐步完善的文化建设基础设施,有业余骨干和群文工作者的热情和努力,新时期基层文化建设必将出现崭新的面貌。


【参考文献】:

①.《嘉善县文化艺术志》1992年油印版,87—92页;

②. 杨越岷 陆东利《财政给力 文化出彩》,发表于《中国财经报》2012年3月31日,第4版;

③. 何焕《从业余剧团到俱乐部》,发表于《嘉善文化》2012年第2期,第4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