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共文化服务如何做到真正的标准化、均等化

发布日期:2017-11-14         信息来源:嘉善文化馆          作者:嘉善县文化馆 洪徐超

【摘要】: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以来,全面提出社会公共文化服务的标准化、均等化要求,在全面提升社会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建设标准的基础上,旨在缩小地域间、城乡间、人群间对于公共文化服务享用率的差距。然而,在实际建设中,基层文化服务主体由于受到上级考核指标、建设数据硬杠的局限,很难真正从百姓对于公共文化的实际需求出发,造成了“重复建设”、“送戏没人看”、“文化礼堂空关门”等尴尬境遇,所以本人根据在基层文化馆工作调研实际,在下文浅谈“公共文化服务如何做到真正的标准化、均等化”问题。

关键词:公共文化 标准化 均等化  


  根据《国家基本公共文化服务指导标准(2015—2020年)》规定,各地区根据自身经济发展水平、人口构成、基础设施建设现状等多项指标,制定适合本区域内公共文化服务开展的基本标准底线。该标准规定了服务什么、服务多少、怎么服务等细则问题。由于我国地域广阔,区域发展差距较大,各地区间因根据实际细化或制定相应的当地标准,以《国标》基准,制定活的标准、弹性的标准,真正让公共文化标准化落到实处。

  一、嘉善地区公共文化服务实施的现状及存在的问题:

  2015起,在嘉兴市创建公共文化服务体系示范区的契机下,嘉善县根据创建要求,严格按照《标准》落实、实施各项惠及民众的公共文化服务工作,从财政拨付、场地开放、文化培训、“两员建设”、文艺下乡、展演展示等多方面着手,取得了不错的成效,并继海盐后,招募了文化馆事业编制下派员,真正为文化馆总分馆体系建设提供了人员保障。

然而,经过一段时间实施,发现同一县域内的不同区域间对于公共文化的需求差异都相去甚远,自上而下的统一《标准》不仅不能很好地实现服务百姓的作用,还容易导致资源浪费、考核作假、百姓抱怨等负面作用。其根源在于标准化建设与百姓需求间的不对称问题。

  1.以乡镇图书馆人流量考核标准为例。同属嘉善县域内的魏塘、陶庄两镇(街道)图书馆的使用率就呈现出明显不同的两种状态。魏塘街道处县主城区,辖区内同时有县图书馆与之分流人群,遂将魏塘图书馆迁至外来人口数量为常住人口数量2倍的魏中村文化中心内,看似落户村中,但由于新居民业余文化生活较少,新居民子女查阅文献途径较少,相较于迁移前,图书馆人流量不减反增。相比之下,地处嘉善最北的陶庄镇文化中心经2015年翻新开张,图书馆设施全新,藏书众多,但由于近年来陶庄年轻人口流出严重,镇级范围内居住者老龄化严重,致使图书馆人流量呈逐年下降趋势。但如果按常住人口人均借阅量去评判两个图书馆的使用情况的话,结果可能却还会出现令人不解的假象。

  2.以嘉善县城区另一重要板块的罗星街道为例。罗星街道是县行政部门聚集、新城规划建设的重要区域,辖区内绿道建设、大型文体设施等较为丰富,但就新城区市民居住密度来看,较魏塘老城区还是差距较大。低居住率与高设施配置的不对称性一定程度上也造成了资源的浪费。如果用统一《标准》来进行考核,势必也会对公平性造成一定的影响。

  3.以同一区域内不同人群对公共文化服务的参与程度为例。按照《标准》,对某一区域内公共文化设施或服务的人均获得量有统一标准,然而就实际情况而言,即便人均标准实现达标,因年龄层次不同、项目设置不同、出行便利程度不同等都会造成人群间对公共文化服务的享受程度造成较大差别,可能会造成数据与实际有所出入。


  二、嘉善地区公共文化服务实施问题的成因:

  1.服务投放重复化,导致场地利用率差异明显。 标准在制定实施过程中,往往注重一定区域内人均所需公共文化服务的总量,而往往未考虑到中心县城区或中心镇城区内所涵盖的县本级或镇本级公共文化资源,这些资源的功能性、影响力往往超过了新投放服务或场地,如若一味按照既定标准来实施服务,不仅会造成资源的浪费,而且会一定程度上分流原本县本级或镇本级文化资源的客流及优势,造成双亏的尴尬局面。

  2.标准实施教条化,导致公共文化服务资源浪费。在城市变迁的进程中,新城区房产及配套等硬件建设往往领先人口迁徙若干年,不超城市新城区往往呈现出房多人少,虚拟繁荣的“空城”景象。而公共文化服务的配套却按照《标准》要求硬性实施,在相应新城区也投放了与该辖区面积相适应的服务资源,殊不知城市人口的重心迁徙还未完成,从而导致新城区公共文化资源的大量浪费,以及老城区公共文化资源的紧缺。

  3.人员构成差异化,导致人均享受服务差异较大。除了城市建设、区域划分认为造成资源配置不对等外,随着人口老龄化、区域间人口输出差异化等原因,也会造成公共文化资源配置上的不均衡。在同一城市的不同区域间,由于社会发展会自然形成一些老人聚集社区、新居民集聚区、留守儿童集聚区等人口构成较为特色的区域。如果依照《标准》均等化的在全城提供公共文化资源,在区域的总量上看似达到了标准,殊不知在人口构成特色区域的人们对于所提供资源的享用不能达到很好的效果,呈现送和用不对口的现象,


  三、使公共文化服务标准化、均等化的几点设想

  1.统筹规划 使标准制定更接地气

  制定标准的根本目的是让更广泛的人群能够享受到优质的公共文化服务。但就上述目前既定《标准》与实际需求脱轨的现状,下一步在制定《标准》的过程中应汲取经验,从基层客观实际出发,根据不同区域的管辖面积、人口结构、传统习俗、经济发展水平等客观条件制定与当地实际相符合的公共文化服务标准。例如:对于老龄化程度较高的区域,其文体设施及活动的设置可更倾向于适合老年人参与的排舞、戏曲、书法等项目,可将原本《标准》要求的人均活动面积等标准适当调整,把更多资源用在实际需求上。

  此外,也可从全县层面进行详细排摸统计后,制定县域层面的基础《标准》,在各镇、街道实施过程中允许一定幅度的上下浮动,以适应区域间差异的需求。

  2.整体平衡 让标准实施更切实际

  公共文化服务本身就是一种以百姓参与、全民共享为宗旨的社会红利,检验服务到位与否的标准应以百姓满意程度为最终参考。在自上而下的公共文化服务体系中固然要遵照一定的通用标准,但这一《标准》应当逐步弱化为区域整体平衡的基础性标准,即在相近条件区域内实施符合基本诉求且便于量化考核的基础标准作为基本分,而各区域根据自身文化发展需求可向上级部门申请具有差异特色的公共文化服务,如场馆建设、师资力量、特色项目等,并对得到上级提供服务的内容进行使用全程追踪监督机制,并由上级主管部门将其转化成相应量化分数作为特色分计入总考评。年终对各区域总得分进行排序评比,对差异文化服务开展较好的区域,在下一年申请服务的过程中给予一定的倾斜,反之则在当年度考核中相应扣分。这样既可满足公共文化服务的整体平衡,实现区域基本达标,而且还能实现区域间文化活动的差异化发展,利于提高区域百姓的参与程度、打造区域文化的特色亮点、实现公共文化全面繁荣的景象。

  3.以人为本 给标准落地更多人性

  多年来,公共文化服务与实际需求脱节的情况,造成了很大的社会资源浪费,以及造成百姓享受公共服务的不均等。依照全民体质监测标准的做法,可在一定区域内制定符合实际的全民文化素养监测标准。将百姓每年参与公共文化活动的次数、在某些文化艺术领域取得的成绩或达到的等级、或者在某一文化领域对社会的贡献等转化成参数进行抽样调查和综合监测,通过几年的持续跟踪,归纳出一组符合当地实际的全民文化素养达标标准,并通过有效手段促进百姓主动、自发地参与到公共文化活动中来。

  当然,要做好全民文化素养监测这样一项系统工作,不仅在监测标准制定过程中要做到客观、合力。同时还要做好全县层面公共文化资源的全面开放和服务的流动机制,便于百姓自主选择时间、地点和方式参与各类文化活动。


  总之,《标准》的制定不是目的而是手段,其根本目的是让广大百姓更好地享受公共文化服务带来的好处,以提升百姓整体的文化素养,提高国民素质。其实现途径可以有很多,如何在这一过程中避免造成形而上学的工作态度及资源浪费,值得我们深思和探索。


  参考文献:《国家基本公共文化服务指导标准(2015—2020年)》



                                        嘉善县文化馆  洪徐超

                                             2017.4.7